一位中年男同志,让我对「家」有了新诠释

浏览量:101 时间:2020-06-14阅读:570点赞:724

一位中年男同志,让我对「家」有了新诠释

作者:陈安仪

最近,「多元成家」方案正反两方吵得很兇,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次谈话。

有一次,我参加一个谈话性节目,当集请到了一位即将举行公开婚礼的男同志。他是一位年约三十余岁的男同志,微胖的外表,规规矩矩的衬衫、领带打扮,既没有大家印象中的娘娘腔,也并不特别帅、或特别阳刚,总之,就是一位再平凡不过的中年男士。这样的男士,每天在我们的生活周遭,你大概会遇到一百个,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多看他一眼。

他有一阵子因为倡导「同志婚姻权」而上了各大报,成了同志界的名人。他在节目中除了聊到自己的性取向从小就十分明显之外,也鉅细靡遗的描述了自己的「第一次」。他的「第一次」是被一位年长的男记者诱导发生关係的。过程还算美好,也在他的预期之中,只是因为「第一次」,导致局部流血,因此回家后他吓慌了,竟老老实实的将经过情形告诉了他的妈妈,而他也有一位很令人激赏的好妈妈,不但没有责怪他,还带着他去去就医,并且完全谅解她的宝贝独生儿子是个同志的事实。

我觉得他的妈妈很勇敢。 我不知道如果我女儿有一天回家告诉我她是个女同性恋者,我会不会跟这位同志的妈妈一样的镇定。我可以接受我妹妹带着几对同志朋友到我家来住、来玩,不过,揣想女儿有一天会带着一个女生回来告诉我那是她的爱人,我可能还是会有一点点的惊吓和遗憾吧。(遗憾可能抱不到可爱的外孙了。)

说到这一点,我不得不佩服我妈。在我妈妈的那一代,性观念还十分保守,但有一次,我妈竟私下正经八百的问我:「如果妳妹妹是同性恋,妳觉得我该怎幺做比较好?」我吓了一跳,原来,我打乒乓球的妹妹长得又高又有点男性化,唸北一女时,有好几个女生为她争风吃醋。我妈偷看她日记(我妈最喜欢偷看我们的日记了。)怀疑妹妹有同志倾向。

我想了半天回答我妈:「其实同志也没什幺不好,只是在歧视同性恋者的台湾,同志的感情之路,会走得比较辛苦罢了。」虽然,后来证实妹妹并非真的同志,只是高中时代因为女校造成的「同性情谊」。不过,当妈妈跟我询问的那一刻,我已经听得出来,在她心中,她已经决定,无论我们变成什幺模样,她都会一样的爱我们。

妈妈真的是最伟大的。无条件的爱,恐怕也只有妈妈做得到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就我们一般人的概念,同性恋大略可分为0号与1号,(当然也有游走中间的例外啦!)那天我们访问的那位先生,他是0号,但即将与他结婚的另一半,竟然也是一个0号。

也就是说,他们两人都不是彼此的性伴侣。据他所言,他们俩在交往中,虽有拥抱与爱抚,但是几乎未曾发生过「真正」的性行为,而且,他们彼此都有不固定的性伴侣。在节目中,他甚至告诉我们,他要出去「约会」时,他的另一半,还会细心的替他準备好保险套,让他带到爱情宾馆里去使用。

一位中年男同志,让我对「家」有了新诠释

下了节目后,我觉得好奇,跟这位男士又继续聊了一会儿天。我问他:「既然你们都另有性伴侣,纯粹只是互相依赖的好朋友,根本算不上是爱人,那幺,干嘛还要结婚呢?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」

他回答我:「你知道吗?其实在这个世界上,不管是何种性取向的人,都有权利、都有需要拥有一个『家』!

我和我的另一半,虽然是同性恋,虽然不是可以一起『嘿咻』的人,但是却不影响我们彼此关心、彼此相爱、彼此在乎对方,想要跟对方共度一生,互相为伴。我们都希望老了之后,能有另外一半彼此照顾,我们都希望快乐痛苦的时候,有另外一半可以分享。我们都希望,晚上回家时,家里有一个人在。那跟我们的性取向,一点关係也没有。」

我听了很震撼。这个观念,打破了我原来对「夫妻」、「家庭」的印象。我第一次听到「家」有新的诠释。

正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,他又他接着反问我:「很多人都指责我们同性恋,跟不同的人发关係,性关係很複杂。事实上,性是否一定要跟爱、婚姻、忠实扯在一起?在道德文明发展之前,人类的『性』本来就是很本能、很动物化的。很多异性恋的人也都不停的与不同的对象发生性关係,但却仍然可以维繫着一个家。难道他们就确实的遵守了一夫一妻制吗?他们就做到为婚姻而守贞吗?再说的写实一点,有多少异性恋者的婚姻,相依相守一辈子,却早就没有性生活存在?」

他说,婚姻本来就可以跟性没有关係。根据研究调查报告显示,整个世界上,不论国家、地区,平均同性恋者约佔总人口数的一成。因此,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口,同志人口约莫就有两百多万。这些同性恋者,有的终身没有嫁娶、 有的存在于正常的异性婚姻之中,以异性婚姻作为掩盖;有的甚至是「隐性」的:一辈子可能没有跟同性发生性关係,也没有跟同性交往过。(就像断背山中的已婚男主角,如果没有碰到杰克,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其实是个道地的同性恋者。)

进一步解释,大部分的人,应该都是可以将「性」的愉悦独立出来的,无论是同性恋或是异性恋者,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。只是,我们因为受到社会约定俗成的制约,以及礼教的观念,所以大部分的人(尤其是中国人)无法接受这一点。而女性在社会中受到更多的礼教约束与道德压制,因此更加要求「守贞」及「性爱合一」。

我问:「照你这幺说,那幺何必结婚?大家就有默契的生活在一起不就好了吗?何必一定要有仪式上的婚姻呢?」

他说:「很简单,因为这个社会保障异性恋者。『结婚』这件事,在法律等等的权利上,是有好处的。比如说报税、比如说领养子女、比如说遗产继承、等等。因此,我们也希望拥有婚姻,拥有一个法律上保障的『家』。

更进一步的说,『家』应该可以有很多的形式。异性恋夫妻跟小孩可以组成一个家,单亲爸爸跟孩子也是一个家。老祖母跟孙子可以是一个家,那幺三个不结婚的老姑婆当然也可以组成一个家。更遑论是两个同性恋,为什幺不能组成一个家?就像有协会妈妈说的,三个不同国籍的人,也曾经组成过一个挺不错的家啊。」

那天录影结束,我一路细细思量他的话,实在也找不出什幺破绽,或是不对劲的的地方。我只能说,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跟我不一样的人,他们也有找寻幸福的权利。

以前我那些没结婚的同学,曾经开玩笑说,她们老了之后要买一个「姑婆屋」,大家住在一起、互相为伴。这又何尝不是一个『家』呢?事实上,这样想来,「家」的定义,或许一直以来也是被窄化了吧?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