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翻译团] 爱与忠诚——Meyers Leonard的故事

浏览量:224 时间:2020-06-10阅读:864点赞:213

[翻译团] 爱与忠诚——Meyers Leonard的故事

迈耶斯-伦纳德在一年前创立了自己的服装线叫「迈耶斯-伦纳德正代」。第一代发售的服装中有一款套头衫,后面印着「爱与忠诚」。

「这两个词代表了我的大部分人生,」这位拓荒者中锋、大前锋在对波特兰杂誌的深度访问时说道,「在人生的最后一天,金钱并不能证明什幺,所有的财产都将化为空。」

「无论何时,我总有家人和朋友陪在我身旁,我总能回想起我们相聚一堂的美好时光——这才是人生全部的意义。我所耳濡目染的,我影响他人的方式,我如何为人夫,如何为人父,这些是我人生中最举重若轻的事情。」

也许这听上去像是陈腔滥调,但,这就是迈耶斯-伦纳德的处世之道——波特兰版的「美国队长」,一个非常乐观,就像是动画角色吉米尼蟋蟀那样的人,另外他在场上也能像他的外号「重鎚」那样给予球队很多帮助。

「我叫他「白雪公主」,」艾莉-伦纳德,与迈耶斯已婚四年的妻子说道,「迈耶斯经常以半满的瓶子看待这个世界。他是我见过的最心地善良的人,绝对是。他是个乐于奉献的人,让人十分有安全感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在的巨大竞争压力下,他还能经常从积极的一面看待任何事物。」

当球员打的不好的时候,这种压力会如同大海一样涌入。

在2016-17赛季时,伦纳德在他总共7年的拓荒者生涯的第5年中,经历了这一切。当他因为伤病问题打的不好的时候,主场观众开始对他予以嘘声,这对他来说是很难承受的。

但是伦纳德已经走出了内心的恐惧,这要感谢他的后援团们,包括他的妻子、朋友以及身体康复和心理谘询的专家团队。迈耶斯管他们叫「梦之队」。

伦纳德在这个赛季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上场时间,但是他保持着积极的态度——在波特兰没有比迈耶斯更好合作的队友了——并且他比之前更能抓住特里-斯托茨教练把自己从替补席派上场的为数不多的时间,打出更高效的比赛。

他渴望得到更重要的角色,但是他从来不会去抱怨。也许也是因为,他有着更高的使命。

「我生活的真正意义在于帮助他人,让这个世界变得不一样,从我自己做起,照顾好我的家庭,把我的孩子们培养成优秀的男子汉或淑女,」这位有思想的27岁的年轻人说道,「我已经收到很多的爱了,然后我想分享爱给其他人。」

伦纳德现在正处在一个总额四年4100万美元的大合约的第三年,这意味着他这赛季可以拿到1060万的薪水。这对任何百万富翁来说都是一笔可以用来挥霍的巨款,但是这就是伦纳德区别与一般人的地方,就是他的谦卑。

他在伊利诺斯州罗宾逊县的农村长大,一个7500英亩的小镇,离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城150英里。迈耶斯和比他大两岁哥哥贝利是伦纳德夫妇吉姆与特雷西的孩子。吉姆是一个职业高尔夫球选手,在迈耶斯六岁那年因自行车车祸去世。也是那时候,他们的母亲特雷西则由于严重的背伤不能出门。

儘管如此,伦纳德现在却说:「如果能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以这种方式长大,在小镇的成长记忆潜移默化里灌输给我了某些很重要的品质。那是蓝领们聚集在一起生活工作的地方,一个小乡村,却是有着坚韧不拔精神的乡野小镇。我们满足于辛勤劳作获得的报酬,人们总还生活得下去。」

「迫于生活,我不得不在更小的年纪在某些方面比同龄人更快地成熟。但罗宾逊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。随着我渐渐长大的过程中,别人发现我们家很拮据,于是社区给了我们庇佑。」

在拓荒者效力时,伦纳德和队友连续三年在罗宾逊为孩子们办了一个篮球夏令营,然后把赚到的钱用于支持社区学校的项目。

「我这两年没有这幺做是因为我得马不停蹄地训练,但我未来还会重开训练营,干这个可有意思了。」

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可以说是家乡的骄傲,这感觉超棒。一想到我激励了家乡的年轻人,这可真酷。」

也许是有选择地回忆,但是伦纳德确实对当年家里的贫困记忆不深。有时候得饿肚子,有时候自来水会断供,而且还得带着微薄的家当不停搬家。

「我们那时候过的很挣扎,拼尽全力只为了能挺过这段艰难的时光,」他说,「但早年的磨难会让你往后的生活步入正轨。我告诉自己永远别把什幺当做是我理应得到的。我心怀感激,对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,也为他们能理解我们的窘境。」

「当我终于长大成人的时候,我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,尝试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审视一遍。我这一路受到过别人的帮助数不胜数。我欠了很多人——不仅仅是经济上,更因为他们对我的关怀。」

这其中席勒夫妇尤为特别,伦纳德称他们「几乎是收养了我」,整个故事和电影《弱点》的情节有些雷同。「养父母」布莱恩和塔莉特自己有三个孩子——奥斯丁,艾伦和艾比,后者「就像我从未有过的妹妹」,伦纳德说。

奥斯丁和迈耶斯是同级同学,所以他俩成了好哥们,一起打球并且作为毕业生一起赢得了州际2级篮球联赛的冠军。

「我们一年级的时候在同一个班级,」现年27岁的奥斯丁和24岁的弟弟艾伦一起住在波特兰,「我们亲如兄弟。经常嘴上不愿意承认,不过我们真的爱着彼此。」

从8岁起,迈耶斯越来越频繁地住在席勒家里,从一开始紧张局促到后来渐渐离不开他们一家人,他们不仅给了迈耶斯经济上的支持,更给了他一个情感寄託。

「当时我们家没有足够的钱支持我打球,」伦纳德说,「他们帮我交了球赛报名费,帮我买了球鞋……他们会带我一起去看篮球锦标赛,一起去度假。他们带我去教堂,而出来后我还会跟他们一起吃午饭,然后后来慢慢变成我去他们家玩,然后是过夜,到了最后几乎我每天晚上都住在他家。」

「他们是超级棒的一家人。我感谢他们承认了我在他们家的一席之地,他们的孩子也非常无私,对此我万分感谢。我永远会记住他们给我的帮助。」

前两年当伦纳德正在克服自己的混乱迷茫时,他向席勒家两兄弟求助。

「我告诉他们,我除了妻子和队友外还需要家人的帮助」,伦纳德说,「他们也搬到了波特兰,主要是因为我。」

这对兄弟辞去了他们在西区的工作并在俄勒冈州的威尔逊维尔,离伦纳德家不远处租了间公寓。然后,他们就以迈耶斯私人助理的身份开始工作。现在奥斯丁在阿鲁巴网路做销售,艾伦则帮助艾莉打理伦纳德品牌服装,主还在阿迪达斯的商店工作,并且已经完成了在波特兰华纳太平洋学院的学业。

「迈耶斯是个很有趣的人,常常和身边人开玩笑,」奥斯丁说,「但他也是个很有激情的人,对人非常友爱并且贴心。为了我们兄弟俩他可以做任何事。我们并不会经常讨论篮球。相反我们只是经常交流生活上的事情。」

「我刚搬来的时候很担心他。他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人。他需要一个人来给他打气。所以球迷对他的嘘声会让他很伤心。」

迈耶斯在生活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角色。他的哥哥贝利应徵加入了海军陆战队,在阿富汗战场上服役过两次。现在贝利退休结婚,并且有了两个孩子,并在伊利诺斯州做一个狱警。

「我们亲密无间,」迈耶斯说,「像其他人家的兄弟一样,我们小时候也会有矛盾,但贝利扮演的同时也是近乎父亲般保护我的角色。」

「我是一个施爱者,而不是一个战士。贝利则更接近于一个顶樑柱——我猜就像海军陆战队之于国家这样。我现在7尺1,260磅,但我还是不敢和我哥哥起矛盾。」

迈耶斯说贝利教会他很多。

「首先,不仅要坚持自己的立场,然后再成长为一个男人,但也要有高尚的品格,要谦虚,要与他人协作,要竭尽所能做好眼下的事,」迈耶斯说,「贝利是我生命中非常特殊的一部分。他不会向我索取任何东西,从不。他就是这样的人。」

[翻译团] 爱与忠诚——Meyers Leonard的故事

在这个採访的前一天恰巧是贝利的生日。他和他妻子最近买了新房子,迈耶斯则出钱装修。

「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作为礼物,」迈耶斯说,「我能帮到他,这种感觉真好。」

当伦纳德从大一篮球赛季开始到棒球赛季开始之间长了6英寸时,他突然成了一位炙手可热的球员(他的爸爸6尺4,他的妈妈6尺,他的哥哥也是6尺4)。

「那年春天我去健身,我的训练师说,迈耶斯,你得有6尺10(2.08m)了吧,我那时候的想法是,这怎幺可能。这真的很不可思议。我猜我可能受到了老天的保佑,一夜之间身高暴涨。」

伦纳德在伊利诺亚斯州立大学的大一赛季并没有太多出场时间,但这依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。他遇到了一个同校的女生艾莉-比尔费尔特,一位身高5尺10的成熟的球队大前锋,她在同州的皮奥莉诺高中打了四年先发。

「我有一种感觉,我很享受这项运动,但我其实并不适合,」她现在说,「我天生不擅长篮球。我爸爸在我上中学的时候还会取笑我的篮球技术。」

「我的转折点是我和我哥哥(马克斯-贝菲尔德,曾经在密西根大学和印第安纳州打球)一起报名了学校的篮球集训营,而我是唯一的女孩子。但我可不想做吊车尾。所以我得刻苦训练。」

艾莉现在还在练投篮。你可以去油管上找找她的罚篮影片——罚进两个球,左手右手各一次。

「我能从一而终做好的是就是投篮,」她说,「我现在每周还会进行几次投篮训练。这日子也挺惬意。这就是投篮对于我的意义。」

伦纳德对妻子在第一面就一见锺情。这次相遇可谓是机缘巧合。迈耶斯是关于她哥哥进伊利诺依斯的面试人员之一。迈耶斯和艾莉那晚匆匆地见过一面,而他完成课程之后开始和她一起出去——「她真的是魅力无穷,我其实和她在一起紧张的要死。」他们随意地逛到了一个体育场然后就在一起练了两小时投篮。夏天他们开始约会,然后一直在一起到现在。

「艾莉真的给我带来了斗志,」迈耶斯说,「我们几乎每晚都会去体育馆练投射。我想做的像一个球员一样。但我同样感觉到害怕,害怕不能做到职业生涯的进步,因为这会让她骄傲。」

「她很能给我鼓舞,同时也是我最大的批判者。她永远是我最忠实的粉丝,同时也鞭策我做的更好,发现我的潜力。」

在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二赛季后,伦纳德以首轮11顺位在2012年选秀中被选中。随后迈耶斯——也包括艾莉——开启了一场奥德赛般的旅途,事实证明他的生涯也确实是跌宕起伏。

[翻译团] 爱与忠诚——Meyers Leonard的故事

同年的6号秀达米安-利拉德,自选秀以来就被拓荒者寄予厚望,同时也出人意料地摘下了年度最佳新秀。因此对于落后五个顺位的伦纳德说,未来更艰难了。

伦纳德身上有两次大伤,其中包括一次肩膀脱臼。自那以后他的出场时间和表现都开始有了起伏。他度过一个艰难的三年级,即14-15赛季,场均5.9分和4.5个篮板,而出场时间缩减到了仅有15分钟,但他依然能以50+40+90的命中率进入180俱乐部——投篮命中率51%,三分命中率42%,罚篮命中率93.8%

伦纳德的生涯低谷是2016-17赛季,这年他的出场时间慢慢增加,并且12场比赛里出任先发,但这似乎反倒给自己增添了压力,命中率开始剧降,并且比赛里许多方面表现的都十分挣扎。同时他又遭遇背伤,并且经历了包括甲状腺炎在内的一些炎症问题。而一些球迷罔顾他的伤病,在社交软体上开始向他开炮。更遗憾的是,在赛季末尾,伦纳德夫妇挚爱的贝拉,一只西伯利亚哈士奇,也死于淋巴瘤。

「我那时候面对着深深的戾气和沮丧,」伦纳德说,「人们不知道这些,这很艰难。有时候我当真不想起床。艾莉和我不想再走到公众面前,因为我们害怕那些流言蜚语。这甚至影响到了我们的感情。那时候我真的是举步维艰。」

同样,艾莉也度过了艰难的一段时光。

「迈耶斯怎幺也不愿意出门,」她说,「当你的至亲之人在那种情况下你真的会感觉很无助。你其实和他们感同身受。迈耶斯深陷于内的黑暗,也把我笼罩在内。这甚至影响了我们的相处。粉丝意识不到的是,当他们抗议叫嚣或者在社交软体上泼髒水的时候,迈耶斯他们在家里只能沉默地独自承受。没有人能和他一起分担,想扛过去太难了。」

「他的精神状态很虚弱。这偏偏又让下坡路走得更快。当迈耶斯训练完回家时他甚至都站不住。我觉得他实在是太累了。他只能卧床在家,整日不愿动弹。他说我的腿感觉像树榦那幺沉。我只能重複你的腿确实像树榦。但也许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处理一些严重的炎症问题和精力问题,他晚上睡不了多久。我们毫无办法。」

曙光出现在2016年12月,他和洛杉矶的营养师菲利普-高格利尔医生取得联繫,这位正是致力于为职业运动员,如凯文-勒夫等,服务的组织的创始人。通过制定合理的训练项目、膳食方案以及休息,伦纳德的身体渐渐回归正轨。

高格利亚曾告诉CloseUp360网站,迈耶斯在篮球训练外的加练正在摧毁他的身体。

只要你有心在哪里都可以是健身的地方,高格利亚说,「这就是他领悟到的东西。」

「高格利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验血,」艾莉说,「当他看到迈耶斯的身体状况时,他叫来迈耶斯问:我的天你到底经历了什幺?各项指标都超过安全範围,炎症癥状体现在你的血液状况里。毫无疑问你严重缺少睡眠。』」

对伦纳德的饮食略做调整后,他的身体状况迅速恢复正常,但「为了解决这些麻烦一共用了八个月,」艾莉说,「第二年夏天是迈耶斯第一次健康地出场。高格利亚医生简直让他脱胎换骨。」

那年夏天,经前队友韦斯利-马修斯推荐,伦纳德在洛杉矶找到了新的篮球教练德鲁-汉伦。在经纪人艾伦-明兹的安排下——「其实我对他一开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」伦纳德说——他们制定了一周的训练计划。

伦纳德说:「在第一次训练结束后,德鲁对我说:每次我接下新单时,我会深入调查委託人都是是什幺样的人,他们出于什幺需求请我。兄弟,其实你天赋异稟,但你真的需要一群正确的人在幕后支持,另外你现在很不自信。我说:是啊,我的信心消磨的差不多了。我不明白我为什幺不能更进一步,我只想做一个更好的球员。对你的指导我乐意至极。所以我得怎幺做」

于是,一段让伦纳德受益至今的关係开始了。伦纳德大半个夏天都待在了洛杉矶,和汉伦一起训练并和其他客户一起训练,一起重拾比赛,包括乔尔-恩比德,杰森-塔图姆,布拉德利-比尔,乔丹-克拉克森以及凯利-乌布雷等。

「我们从那时成为了朋友并且直到现在依然如此,」伦纳德说,「我今年夏天还会回洛杉矶再和他们一起训练。」

艾莉记得某天晚上她,迈耶斯和汉伦在波特兰讨论了许久如何兑现伦纳德的天赋,这种天赋在选秀时打动了拓荒者,并在三年前决定和他续约。

「迈耶斯觉得没能对得起拓荒者的选择和续约,」汉伦对CloseUp360网站说,「拓荒者的信任深深打动了他。他想帮波特兰赢下更多比赛,并在季后赛进一步突破。这个执念使他夏天训练甚至废寝忘食。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以保证每晚以最佳状态登场。」

过去的两年里,伦纳德给自己打造了「后勤天团」,包括力量教练本-布鲁诺,女按摩师芭伦丝-贝托斯和人体专家法布莱斯-高提尔。他们大多数人住在南加州,迈耶斯和艾莉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那里。

伦纳德过去两年表现不错,但他还没有进入常规轮换——在他前面第一年是梅森-普拉姆利(后来是优素福-努尔基奇),艾尔-法鲁克-阿米奴和埃德-戴维斯,第二年则是努尔基奇(后来是埃内斯-坎特),阿米奴和扎克-柯林斯。但伦纳德现在能以更成熟的心态来面对这种处境了。

「现在我觉得我们走出桎梏了,」艾莉说,「业内你当然会想做到百分百的成功,但你能否开心完全取决于你场外的心态。在场上的出色表现其实并不能带来快乐。」

「去年(2017-18赛季)迈耶斯几乎没什幺上场时间,但那却是我们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。今年也是这样。这甚至比他能在场上打球更让他开心,他整个赛季都满怀希望,儘管这个赛季他其实没有一个稳定的角色。他对一切心怀感激。他认识到他没有时间来消极颓废了。唯一可以伤害他的是他自己。」

[翻译团] 爱与忠诚——Meyers Leonard的故事

儘管只有零碎的上场时间,还有20场被DNP,伦纳德本赛季场均仍能得到5.6分3.8篮板,在场均出场14分钟的时间里,他的投篮命中率为54.5%,三分命中率45%,以及罚球命中率84.3%。

「这绝对是我生涯最佳的一年,」他说,「在许多方面我都做的更好。我的防守更强硬,读秒投篮更准,我的强投能力也回来了。当然这些都是小小的进步。」

对于上场时间伦纳德不会再有任何自期自艾了。

「他其实已经做的很好了,」助教戴尔-奥斯本说,「他的态度无可置疑。他总是说——保持积极的心态,刻苦训练,总是做好上场準备。他也确实总是準备好上场。」

「他是我们这赛季成功的重要原因。他总是在板凳站起来为队友打气。这就是团队篮球所需要的。当你的名字被叫到的时候,你一定要做好上场準备,而他做到了。」

过去两年无论哪个赛季,拓荒者球迷对伦纳德都更加宽容。当然,他比16-17赛季表现也好的多。他们可能欣赏他的苦练,他对教练团,队友甚至于这座城市在社交软体上的支持。

「对于那些不喜欢我或者过去表现的过激的球迷,我想说我生涯已经经历了起起伏伏,」伦纳德说,「我并不为此恼火,真的。我那时还年轻,想找到我自己的打法。那时对于结果我和他们一样失望,但我知道我的潜力以及我能带给这个球队什幺。」

「同时,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解决我以往堆积的问题。我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病,对我伤害很大。我没有怪任何人。我已经挺过来了。我已经走上了正轨,这甚至可能比一开始就一帆风顺更好。」

「我知道我拥有些什幺,已经结束的和未结束的,也收穫了一些粉丝。这种感觉真奇妙。我可以说我全心全意投入了篮球里。我犯过错误,并且将来可能还会犯错。但我对我这一路所为十分自豪。我现在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新阶段。过去的两个赛季,我继续展现我的进步,现在它有了收穫。」

现在27岁的伦纳德的四年合约还剩一年。他下赛季是否还会留在拓荒者还有待观察,但他确信未来会更美好。

「如果能有稳定的上场时间,我可以打出高效的表现,」他说,「上场时间越长,我的表现会越好。我的身体还很健康。联盟里大部分大个子到了这个年龄都比我地位更高。我感觉渐入佳境,我是一个慢热型选手。」

「我现在感觉我正在走向运动员的巅峰期。我还只刚刚抓到了表面。现在我的油漆区终结能力前所未有。我在防守时的反应速度也快了许多。我已经到了一个新境界,我对我脱离了消极的境地十分欣慰。」

伦纳德夫妇现在幸福地住在波特兰,陪伴他们的是两岁的锡伯兰哈士奇可可。未来他们计划要孩子.

「我们达成一致要三个孩子,」迈耶斯说,「这就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现在开始落实了吗?还没。这会实现吗?那当然。」

迈耶斯想在拓荒者终老。他称自己是个「老好人」,并且他现在很乐意见到他已经和球队粉丝有了感情。

「我已经完全爱上波特兰了,」他说,「我爱这座城市。我和我妻子就是在这结婚。我成年后就一直住在这。我知道我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一定会有人认为我打不出来。没关係,忽略他们就好。在我内心我特别渴望得到认可,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。但变成自己曾经想要成为成为的人感觉真棒。」

伦纳德也收到过社群媒体上的恶意信息。当然,也会有正面的信息。

「会有一些人这幺说,迈耶斯你可真烂,我真希望早早把你交易出去,」他说,「但同时,当你到了某处突然有人对你说,迈耶斯你知道吗,你是个重要的人。你坚持在做正确的事情,我想感谢你做的一切,感谢你的进步,感谢你一直努力去克服一切困难。『这很好。』」

「这些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东西了。被波特兰人民爱戴和尊重让我很高兴,因为这也是我对波特兰付出的,得到回报时的感觉太棒了。」

他可能永远达不到自己和球队的期望,毕竟是个看重数据表现,打出高水平比赛,并关乎赢球的运动。

但他这一路走来,从中学到了有关人生的道理——热爱与忠诚至为重要。在这热爱与忠诚的领域里,伦纳德正在证明,他就是冠军。

文章来源:虎扑社区


相关文章